六安市城东白鹭洲战国墓2011


墓葬位于六安市城东自鹭洲的岗垄上,自鹭洲地处六安市经济开发区中心地带,东邻经三路,南为皋城东路,西为正阳路,北为许继慎路(前进路),总面积约1400亩。该区域分布有大量的战国两汉及唐宋后各时期墓葬。

M585M566所在位置地势较高,海拔约68米。两座墓葬南北并列,相距10米,均为带墓道的“甲”字形土坑木椁墓。墓道朝向东,南侧的M585方向为94度,北侧的M566方向为93度。



发掘自201141日开始,418日结束。在将两墓的木质棺椁整体吊运至皖西博物馆后,于419日至20日对内棺进行开启和清理。

二墓均为带墓道的甲字形土坑竖穴墓。葬具为带外藏室的一椁三重棺。

M585墓坑平面呈“甲”字形,墓道位于墓室东部,方向94°。墓室四壁内斜,墓道为长方形斜坡状。

墓室底部用木材营建外藏室、停室及椁室,位置居中略偏西,其方向与墓室方向一致,顶有盖板。盖板下从外向内可分外藏室、椁室、外棺、中棺、内棺几个部分。

外藏室为方形,环绕椁室四周。南北侧板扣于东西挡板内。通长5.58、宽3.44米,西区内宽约1.2、北东南侧区内宽约0.6米,西区内高约1.16、北东南三区高约0.9米。顶部望

板厚约0.03米,壁板厚约0.12米,底板厚约0.16米。西外藏室随葬品主要为仿铜陶礼器陶器,器型有鼎、豆、盒、壶、尊缶等;北外藏室随葬品西侧以陶器为主,器型有鬲、高柄豆等,东侧为兵器,有剑、戈等;东外藏室最北侧主要为铜质实用器,如罍、洗、匜、勺等,另有漆质酒器如酒具盒、耳杯,中区偏北为髹漆的铠甲一套,偏南主要有铜鼎、铜镜等;南外藏室主要随葬陶头木身俑。

椁室呈长方形盒状。四壁内侧有凹槽,其间铺设6块望板,望板东西向紧密并列。椁室长3.48、宽2、通高1.78;望板宽度自西向东分别为0.480.50,0.400.500.540.50米,厚度为0.06米。壁板及底板的厚度约0.25米,枕木每块长3.2、宽0.36、厚0.4米,与椁室相接处凹槽深度为0.26米。

棺室共三重,由外棺、中棺、内棺组成,外棺及内棺呈长方形盒状,中棺为弧顶弧壁形。外棺长2.9、宽1.5、高1.44米,盖板及底板厚度为0.12、壁板厚0.1米。中棺棺盖长2.561.1米,棺身长2.4、口宽1.08、中间宽1.18、底宽1.04米,通高1.2米,盖板最厚处为0.36米,侧板最厚处为0.26米,挡板厚0.18、底板厚0.16米。内棺长1.97、宽0.62、通高0.58米。

M566墓坑平面呈“甲”字形,墓道位于墓室东部,方向为93°。墓室东西两侧墓壁内斜、南北两侧墓壁近垂直;墓道为长方形斜坡状。



墓室底部用木材营建外藏室、椁室及棺室,位置略偏墓室东部。停室方向与墓室略有偏差,约为90°。从外向内可分外藏室、椁室、外棺、中棺、内棺几个部分。

外藏室分为北、东、南三个,顶部分别用三块整木板覆盖。北外藏室通长3.2、宽0.52- 0.64米,东外藏室通长2.86、宽0.6米,南外藏室通长3.16、宽0.64;高度均为0.86米。

北外藏室随葬品均为仿铜陶礼器,西区主要有鼎、三足罐、高柄豆、匜,东区主要有簠、敦、盆、盒、壶;

东外藏室随葬品以漆器和铜器为主,有漆卮、铜镜、铜熏炉、铜灯;

南外藏室随葬品为漆木器和铜器,西区主要有漆木器、耳杯、盒,铜鼎、壶、匜、甗、匕、洗,东区有漆木奁等。

椁室平面呈“口”形,侧壁板两端超出挡板约4厘米。顶部高于外藏室约0.28米,由盖板、望板、壁板、底板、枕木组成。停室长3、宽1.6,1.64;盖板每块长度1.6米左右,宽度不等,自西向东每块分别为0.620.670.450.620.83米,厚度约0.14;望板每块长约1.36、宽约0.36米,厚度约0.02;壁板厚度为0.14;底板厚度0.16;枕木每块长2.42、宽0.4、厚0.36米,与椁室相接处凹槽深度为0.1米。

棺室共三重,由外棺、中棺、内棺组成,均呈长方形盒状。外棺长2.64、宽1.16、高1.16米,盖板、壁板及底板厚度均为0.08米。中棺棺盖2.4、宽0.96米,棺身长2.33,0.92米,通高0.98米,盖板、壁板、挡板及底板厚度均为0.14米。内棺长1.97、宽0.4、通高0.56米。

两座墓葬共出土文物 220余件(),包括铜器、陶器、漆木器、玉器及角器等。随葬器物大多位于外藏室内,仅M566内棺出土一组玉器,M585内棺无任何随葬品。

M585出土随葬器物共92件,包括陶器、铜器、漆木器、玉器等。陶器共计59件,出土时基本完整;陶质较硬,均为泥质深灰陶,表面髹黑漆,多素面,少量器物上有弦纹;器形有鼎、敦、壶、钫、尊缶、鑑、鬲、盘、盖豆、方豆、高柄壶、匜、盒、俑头等。铜器共计18件,器形有鼎、盒、匜、洗、罍、镜、剑、矛、勺、尖状器等。漆木器12(),包括酒具盒、耳杯、奁、盘、梳、伞、剑盒等。玉器2件,分别为剑彘和带钩。

此外有皮质甲片一套,表面髹漆,保存较为完好。

M566出土随葬器物共130件,包括陶器、铜器、漆木器、玉器等。陶器共计57件,出土时基本完整;陶质较硬,均为泥质深灰陶,表面髹黑漆,多素面,少量器物上有弦纹;器形有鼎、壶、钫、敦、簠、盒、鑑、匜、甑、高柄豆、盘、三足罐、鬲、匕、斗等。铜器共计24件,器形有鼎、壶、甗、盉、匜、洗、匕、盒、熏炉、灯、镜等。漆木器共31件,主要出土于东、南外藏室内;器形有漆盒、漆卮、漆奁、漆耳杯、漆案等,除耳杯外,其他保存较差。玉器共计16件,均出自内棺,包括玉璧、玉珩、玉佩、玉管、玉觿、玉簪、玉花、小玉饰等;除玉管、玉簪、玉花和锁形小玉饰外,其他均为扁片状,两面雕琢相同的纹饰;大部分保存较为完好,个别有残损,玉质均为青玉。






综合墓葬形制及出土器物特征,初步推测这两座战国墓年代为战国中期偏晚。

葬具使用一椁三重棺。《礼记·檀弓》上:“天子之棺四重”,郑玄注:“诸公三重,诸侯再重,大夫一重,士不重”。《荀子·礼论》:“天子棺椁十重,诸侯五重,大夫三重,士再重”。《庄子·杂篇·天下》:“天子棺椁七重,诸侯五重,大夫三重,士再重”。墓主身份应不低于大夫级。

M585(南侧)墓主为男性,随葬兵器及甲片,应为楚国武将。M566(北侧)墓主为女性。二者应当为夫妻同莹异穴合葬。


通过此次发掘清理,为丰富安徽皖西地区楚墓资料,研究楚文化东渐提供了新材料。由于墓葬未经盗扰,葬具保存完整;同时由于埋藏环境较好,保存了一批较为完整仿铜陶礼器、铜器、漆木器以及纺织物。通过这些遗物,可以更深刻地了解楚国物质文化,

并上升至制度、精神等层面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