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市棋盘山遗址考古勘探与发掘 2005年报

棋盘山遗址位于安庆市区,迎江寺东侧,向南紧临长江,原是一处略高于周围地面的长条形土岗,土岗总面积约15万平方米。遗址地势高敞,交通便利,水源充足,非常适宜古代人类在此居住和生产、生活,早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安庆市的白冠西、金杏村等先生即在此发现大量印纹陶片,并经省文物工作队专家确认为一处商周时期古文化遗址。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八十年代曾在这里发现范元代文虎夫妇合葬墓、元代六边形砖室墓和战国墓。

20058月中旬至20061月下旬,为配合安庆市深安投资发展公司人民路一期工程(谐水湾小区)建设,在深安公司的积极支持配合下,我所会同安庆市文物局、安庆市博物馆,聘请洛阳市九都勘探公司,并邀请有关市县及陕西、山东等外省专业技术人员,对棋盘山遗址进行了考古勘探和抢救性发掘,共完成勘探面积4万多平方米,发掘面积800平方米,发现西周晚期到春秋、战国时期水井、灰坑等重要遗迹11处,出土陶器、石器、原始瓷器、铁器等各类文物48件,包括大量生产、生活用品和建筑构件,文化内涵十分丰富。

由于早期城市建设破坏,该遗址上部地层和遗迹多已破坏,仅存下部地层和遗迹,从典型剖面看,主要地层有四层,分别为春秋、战国时期文化层。发现的遗迹主要有4口水井和7个灰坑。水井均为圆筒形土井,圆口直壁平底,个别水井深度超过5米,灰坑多呈不规则圆形、椭圆形圜底状,除个别灰坑晚至战国以外,大部分为两周之际到春秋时期遗迹。

出土遗物主要有陶器、印纹硬陶器、原始瓷器、石器、铁器等。陶器 主要器类从两周之际到春秋、战国基本一脉相传。这些器类包括连裆柱足鬲、豆、高领罐、深腹盆和瓮。在时代上不连贯,少量出土的器物有盂、甑、南瓦、双耳直筒罐、鼎等,除鼎可能为仿铜陶礼器外,其它均为生活用品。此外发现少量两周之际到春秋时期的陶纺轮和网坠一类的生产工具。

除上述陶器外,春秋、战国时期瓦当、板瓦、筒瓦等建筑构件的大量出现是这一时期遗物的一大特点。瓦当主要有云纹半瓦当、乳丁纹圆瓦当;板瓦、筒瓦均为正面饰粗绳纹,背面饰粗斜方格纹,此外发现少量脊饰类建筑构件。

印纹硬陶器多为残片,主要纹饰有米字纹、凹凸粗细方格纹、回纹、重回纹、蕉叶纹、曲折纹、方格十字交叉纹、回字十字交叉纹、席纹、弦纹、篦纹、编织纹等。可辨器形有罐、深腹罐等。时代包括两周之际到春秋、战国。

原始瓷器发现较少,主要有碗、豆、罐和杯。其中罐饰水波纹、细方格纹和弦纹,碗口外饰弦纹。

石器 主要有石斧、石镞和砺石。从出土层位分析,时代应为两周之际到春秋。

铁器共发现19件,包括铁斧(斤)14件、凿4件、小鼎(足)1件,时代为春秋和战国时期。

安庆自然资源和地理环境十分优越,自古以来就是我国长江北岸一处理想的人类居住地,安庆及其周边地区最迟在新石器时代晚期即有人在此居住生活,经过调查,迄今已发现夫子城、薜家岗、神墩、张四墩、棋盘山等一批新石器时代晚期和商周时期古文化遗址,但对于西周晚期到春秋、战国时期古文化遗存的发掘,此前仅限于墓葬,作为遗址的发掘,棋盘山遗址是第一次。发掘出土的大量陶器和建筑构件,特别是这一时期水井类遗迹的发现,正好与安庆市及周边地区发现和发掘的同时期墓葬材料形成互补和相互印证,从而极大地丰富和填补了这一时期的考古研究材料,对当时安庆地区社会政治、经济和生产、生活情况以及安庆城市建设的历史研究具有重要意义。同时从出土遗物看,春秋、战国时期陶器、印纹陶器、原始瓷器类遗物与同时期楚及吴、越文化均有一定的联系,因此对研究这一时期楚及吴、越文化在该地区的政治影响及相互之间的关系同样具有重要价值。此外,这次考古发掘工作,还为今后安庆城市建设文物保护工作树立了一个典范,将对安庆文物保护工作产生非常积极和深远的影响。

叶润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