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陵市露采冶炼遗址发掘2009

 露采冶炼遗址位于铜陵市铜官山区露采新村西南部距离不足100米,西部是铜陵职业学院,东南紧邻市区的铜都大道,东南距铜官山采矿区约1000米,东北为露采新村生活小区。该遗址是1987年鄂、赣、苏、皖古代矿冶遗址专项课题调查时发现的,当年在遗址的东南部分布有露采(小学附近)、罗家村、笔架山和啤酒厂等处冶炼遗址。

    20094月配合国家博物馆遥感考古课题,到铜陵露采冶炼遗址调查时,此时的露采冶炼遗址已是一片机声隆隆,经了解是民生工程棚户区改造,在施工中的地表上随处可见炼渣,并发现有“巨型”炼渣已被损坏。为配合棚户区工程建设,砖20096月至10月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发掘面积200平方米,但在100平方米的范围内发现了“巨型”炼渣十余件,体积0.2- 1.2立方米,其重量可达数吨,同时发现残存的炼炉4座和灰坑35个,以及文物标本若干件。

    炼渣是冶炼遗址的重要遗物之一,该遗址地面发现的有片渣、条渣和巨型渣(大渣),不同形状的炼渣遗物,是反映了不同时代的冶炼技术水平,也成为考古对冶炼遗址时代划分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

 


发掘期间邀请了十余位冶金、矿冶和考古方面的相关专家召开发掘现场座谈会,会议充分证明了遗址的价值和发掘成果的意义,根据发现的成果和研究价值,与会专家一致建议发掘现场原址保护。这个建议很快得到铜陵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支持,并指定专人(市人人大副主任)负责原址保护的协调工作,现在的发掘现场已实现了原址保护,铜陵市文物局邀请有关规划部门做原址保护规划。

由于遗址年代跨度数百年,晚期的活动对早期的遗存造成了一定的破坏,加之现代一些因素,由于后期的扰乱严重,因此发掘过程中没有发现文化堆积层,只有遗迹()的打破关系。遗址属一种冶炼操作场地,未能形成文化堆积是可以理解的,但不能和聚集群居的遗址相比。有了遗迹()打破关系和遗物给我们年代分析提供了依据。拟从以下方面探讨遗址的年代问题:

    1、炼渣

    炼渣是冶炼遗址的重要遗物之一,该遗址地面发现的有片渣、条渣和巨型渣(大渣),不同形状的炼渣,是不同时期的遗物。根据皖南古矿冶遗址的特征,片渣是汉代遗物,同类的遗址有南陵县的沙滩角、铜陵县的燕子牧、贵池的铜山牌等;条渣是六朝遗物,典型遗址有南陵塌里牧;“巨型”渣在矿冶遗址中在铜陵是首次发现,其他同类遗址至目前还没有发现。现在看到的“巨型”炼渣应为遗址中的上层遗存,许多“巨型”渣被后期扰乱的覆盖。


    2、遗迹和遗物打破关系

    遗迹之间的打破关系在TL3较为明显,炼渣在坑口的上部,坑底有废弃堆积,内含遗物有红烧土颗粒、灰烬和器物残片,多数为灰陶,但也有为数较少的瓷片,这些文物标本为我们判断遗迹的年代提供了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