鹭鸶墩遗址发掘2006

鹭鸶墩遗址位于芜湖市繁昌县峨山乡沈弄村东北1华里的台地上,面积约6000平方米。北距芜湖市56华里;西南距繁昌县城8华里。200611月至20071月,对该遗址中西部进行了发掘,发掘面积700多平方米

新石器时代晚期堆积,这在皖南商周台型遗址中属首次发现。

发掘区局部

发掘区局部2

遗址外景

一、 地层堆积

该遗址文化层堆积可归纳为上、中、下三大层。

(一) 上层堆积,包括扰土层、淡灰色土层、红烧土层。淡灰色土层堆积较薄,分布面小,仅见中部探方T013、T014、T015、T016、T017、T028、T029;红烧土块层堆积薄厚不一,分布范围相对较广,见于T017、T018、T030以北各探方,T002、T007发现掺拌稻壳或秸秆的红烧土块及炼渣。上层堆积发现的遗迹有灰坑、沟、扰坑、墓葬。遗物有陶器和石器。陶器以夹砂红陶为主,夹砂灰陶、泥制灰陶、印纹硬陶、原始瓷次之;器形有鬲、甗、罐、豆、钵等;纹饰有绳纹、弦纹、印纹等,素面陶较少。

(二) 中层堆积,包括淡黄铁锈色土层、深灰与淡黄交替土层、褐色淤积土层。淡黄铁锈色土层比上层红烧土块层分布要广,南部土色纯净,堆积呈斜面,包含物较少;北部杂灰色,铁锈色呈散状颗粒,包含物相对丰富。深灰与淡黄交替土层分布各个探方,个别探方为深灰与豆绿色交替土层,堆积较厚,堆层略呈斜面,包含物极其丰富。褐色淤积土层,土色纯净,结构细腻,带粘性,无包含物,发现的遗迹现象较多,分布也很有自然规律,除探方T028、T029、T010外,余皆有之,与T028、T029、T010相邻的探方,此层均为斜面部分堆积,且最高堆积点均在一个水平面。

中层发现的遗迹较多,有房基、柱洞、土灶、灰坑、墓葬。遗物极丰富,有陶器、石器、骨器及铜器。陶器以夹砂红陶为主,泥质灰、红陶次之,印纹硬陶、原始瓷渐少;器形有鬲、鼎、甗、豆、纺轮等;纹饰有绳纹、刻划纹、附加堆纹、指窝纹、弦纹、印纹,素面陶渐多。石器以青石质为主,砂石、岩化石次之,计有斧、锛、锸、凿、铲、刀、镰、镞、锥、拍、砺石等。骨器有锥、镞二器。铜器仅一件残削。

(三) 下层堆积,包括黄色土层和黄褐斑土层。黄色土层主要见于西北部T005、T010、T028、T029;东北部T001;东南部T020、T022、T023、T026、T027。东北部较薄,东南部较厚。黄色土层中还夹杂有烧土块和深灰色堆积,烧土块和深灰色堆积与黄土结合紧密,几乎无外界。烧土块有红、蓝二色,成块较大,为区域性堆积,包含物相对较少;深灰色堆积均在下部,也属区域性堆积,包含物相对较多。黄褐斑土层,土质坚硬,结构呈风化岩小块状,无包含物和包含物极少,除探方T028、T029外,余皆有分布,为该遗址的次生土层或生土层。

下层堆积发现的遗迹和遗物较少。遗迹均为灰坑。遗物有陶器和石器。陶器以夹砂红褐陶为主,泥质灰陶次之,黑陶和黑皮陶也有发现;器形有鼎、豆、罐、簋、钵、纺轮等;纹饰有刻划纹、附加堆纹、指窝纹、弦纹,并有彩绘陶片发现。石器相对较多,计有锛、铲、凿、刀、锥、钺、锸、砺石、镞、网坠等。

现分别以T009南壁、T017西壁、T027西壁为例,具体介绍该遗址的地层堆积情况。

T009南壁地层堆积:

第①层,扰土层。土色灰褐,土质疏松,杂红烧土块,距地表05.0厘米。发现夹砂红陶、泥质灰陶、印纹硬陶、原始瓷残片和石器。陶器器形有鬲、甗、罐、豆、簋等;石器有斧、凿、铲等。

第②层,淡黄铁锈色土层。土色较灰,杂淡黄铁锈色颗粒,土质坚硬,距地表1050厘米。发现夹砂红陶、泥质灰陶、印纹硬陶、原始瓷残片,器形有鬲、鼎、甗、罐、豆、碗(簋)等。相当于中层堆积。开口于此层下的遗迹为灰坑H2

第③层,灰色土层。土色略灰,土质疏松,距地表1255厘米。发现夹砂红陶、泥质灰陶、印纹硬陶残片和石器。陶器器形有鬲、罐、壶等,石器形制不明。相当于中层堆积。

第④层,深灰淡黄土层,土色灰黄交杂,土质略硬,距地表43105厘米。发现夹砂红陶、泥质黑陶残片和石器。陶片均为素面,器形不可辨,石器为石刀。相当于中层堆积。

第⑤层,褐色淤积土层,距地表90101厘米。土质纯净,无包含物,南、北二壁为部分堆积,西壁缺失。相当于下层堆积。

第⑥层,红烧土块层,距地表53108厘米。土质坚硬,个别烧土块内掺拌稻壳和秸秆,无包含物。相当于下层堆积。开口于此层下的灰坑为H10

第⑦层,黄色土层,土质坚硬,距地表80121厘米。发现石刀1件。相当于下层堆积。

第⑦层以下为生土层,土色黄褐,土质坚硬。

T017西壁地层堆积:

第①层,扰土层,土色灰褐,土质疏松,距地表06厘米。发现夹砂红陶、泥质灰陶、印纹硬陶、原始瓷残片,器形有鬲、罐等。开口于此层下的遗迹为灰坑H66

第②层,浅灰色土层,土质疏松,内夹杂少量石块,距地表640厘米。发现夹砂红陶、泥质灰陶、印纹硬陶残片,器形有鬲、甗、罐等。相当于上层堆积。

第③层,红烧土块层,土色红中泛黄,土质较硬,东、西二壁为部分堆积,南壁缺失,距地表3344厘米。发现夹砂红陶、泥质灰陶、印纹硬陶残片和石器。陶器器形有鬲、罐等;石器有石刀和带孔残石器。相当于上层堆积。开口于此层下的遗迹为灰坑H36

第④层,淡黄铁锈色土层,铁锈色土呈散状颗粒,土质略硬,距地表2570厘米。发现夹砂红陶、泥质灰陶、印纹硬陶残片和石器。陶器器形有鬲、甗、罐、豆等;石器为一件石锛。相当于中层堆积。

第⑤层,土色深灰泛黄,土质略硬,内夹杂大量石块,距地表67105厘米。发现夹砂红陶、泥质灰陶、印纹硬陶残片和石器。陶器器形有鬲、鼎、甗、罐、豆等;石器为1件石刀。相当于中层堆积。开口于此层下的遗迹有灰坑H64、柱洞D5

第⑥层,褐色淤积土层,土质纯净细腻,无包含物,距地表105120厘米。

第⑦层,黄褐斑土层,土质坚硬,为次生土层。

T027西壁地层堆积:

第①层,扰土层,土色灰褐,土质疏松,夹杂少量红烧土块,距地表07厘米。发现有夹砂红陶、泥质灰陶、印纹硬陶残片,可辨器形有鬲、甗、罐、簋等。相当于上层堆积。开口于此层的遗迹为墓葬M1

第②层,淡黄铁锈色土层,土质坚硬,北壁略厚,东、西壁呈斜面,南壁缺失,距地表540厘米。发现有夹砂红陶、泥质灰陶、印纹硬陶残片,可辨器形有鬲、鼎、甗、罐、簋、豆等。相当于中层堆积。

第③层,灰黑色土,土质疏松,呈斜面堆积,距地表2565厘米。发现陶器、石器和铜器。陶器为夹砂红陶、泥质灰陶、印纹硬陶残片。可辨器形有鬲、鼎、甗、罐、豆、钵等;石器为锛、凿、铲、刀、饼;铜器为1件残削。相当于中层堆积。开口于此层下的遗迹为灰坑H17

第④层,灰黑与淡黄夹杂土层,灰黑土松软,淡黄土略硬,距地表4580厘米。发现夹砂红陶、泥质灰陶残片和石器。陶器器形有鬲、鼎、甗、罐等;石器为片状,形制不可辨。相当于中层堆积。

第⑤层,灰黑色土,土质松软,带粘性,距地表6080厘米。发现夹砂红陶、泥质灰、红陶残片和石器。陶器器形有鬲、鼎、甗、罐、豆等;石器有刀、锛。相当于中层堆积。开口于此层下的遗迹为柱洞D3D4

第⑥层,褐色淤积土层,土质纯净细腻,而且坚硬成层,无包含物。距地表80100厘米。相当于中下层堆积。

第⑦层,淡黄色土层,局部夹杂红烧土块堆积,堆层呈斜面,土质坚硬,距地表80120厘米。遗物较少,有夹砂红褐陶、泥质黑陶残片和石器。陶器器形有鼎、甗、罐等;石器有刀、凿、锛、镞。相当于下层堆积。

第⑧层,黄色土层,微含铁锈色斑点,土质坚硬,局部夹杂红烧土块或灰黑土,略呈斜面堆积,距地表130150厘米。遗物较少,发现有夹砂红褐陶、夹砂灰陶、泥质灰陶残片,可辨器形为鼎、罐、豆等。相当于下层堆积。开口于此层下的遗迹为灰坑H84

第⑧层以下为黄褐斑次生土层。

 

发现遗迹有房基、柱洞、、灰坑、墓葬。现按上、中、下三大层分别介绍如下:

(一) 上层遗迹,21处,主要发现于淡灰色土层,计有灰坑、墓葬、扰坑。

1、 灰坑,11个,分别见于探方T004T006T017T018T022。形状有圆形、椭圆形二种,坑口较大,打破层位较多,且均悬挂于探方壁上。

a. 圆形,7个,分别为H27H48H55H45H66H68H81

H27,位于T001北部,开口于①层下,打破③、④、⑤层。部分在北隔梁内,坑口较大,坑壁呈内弧形,坑底略平。内填淡黄色土,底部有少量木炭颗粒,坑内无遗物。最大径0.6、深0.52米。

b. 椭圆形,4个,分别为H12H54H85H69

H12,位于T018西南角,开口于①层下,打破⑤、⑥、⑦、⑧层。部分在T019东隔梁内,坑口较大,坑壁斜直内收,平底略小。内填黄褐色土及红烧土块,土质坚硬,发现少量夹砂红陶残片,器形不可辨。坑口东西长0.60米,南北宽0.5米,深0.92米。

2、 墓葬,9座,分别为M1M2M3M5M6M7M8M10M11。除M2形制不明外,余皆为竖穴土炕墓。M2位于T013东部,有较长的排水设施,其他8座墓葬呈扇形分布在其西南部,头向皆向东北,M1M10M3M7M5M6形制和葬俗相同,M8为合葬墓,M11位于M8紧西南,从随葬品及分布情况看,这9座墓葬形成一处家族墓地,且以M2为中心。

M1,位于T027东部,开口于①层下,打破②、③、④层。形制为梯形竖穴土坑墓,距地表5.0厘米,方向35°,南北长2.2,北宽0.9,南宽0.68,深0.55米。墓北壁距墓底0.3米处有一小龛(宽0.2、高0、25、进深0、2米),内置双系瓷壶1件,瓷壶上覆盖黑瓷盏1件。墓坑填土为黄褐色,土质纯净坚硬,墓底发现木棺痕和铁棺钉,木棺板厚3.0厘米,铁棺钉分别位于两侧棺板痕前、中、后三处,每处为2枚。骨架腐蚀严重,仅见部分髋骨痕,头向西北。随葬品有瓷碗1件(头部),铜钱30枚(腹部)。

M2,位于T013东南部,开口于①层下,打破②、③、④、⑤、⑥、⑦层,东部被盗扰,墓葬形制不明。该墓有一条排水设施,经现代墓地和T028T005至底凹水塘,呈圆弧形,全长约30.0米。排水道横断面呈倒梯形,上宽0.6、下宽0.55、深1.351.75米。下部用方砖和条砖筑成10×15厘米的暗槽,槽底土质坚硬,未铺砖,暗槽上部填灰褐色土,土质坚硬。

3、 扰坑,1个,编号为K1,位于T013东南角,开口于①层下,打破②、③、④、⑤、⑥层及M2的排水道。应为M2的盗扰坑,形状不规则,东西长2.76、南北宽2.96、深0.9米。

(二)、中层遗迹,93处,主要发现于淡黄铁锈色土层和褐色淤积土层,有房基、柱洞、土灶、灰坑、沟、墓葬。

1、房基,1处,编号为F1,位于T022T026中东部和T021西部,发现于④层下,距地表0.4米。该房基未全面揭露,从现已发掘的迹象分析,该房基为座东面西的地面式房子,南北现长9.3米,东西现宽4.5米。房子墙基为凹槽,宽0.30.5米,深0.4米,内填黄褐色土,土质坚硬,门道在西墙偏北,未见凹槽。西墙基及门道分别被H50H47M4打破;北墙基被H37H109打破。房内居住面为褐色土,土质坚硬,部分呈层,南部发现土灶两个,编号为Z1Z2;两土灶东部有一灰坑,编号为H8,开口于T026④层下,圆形,口大底小,坑壁斜直,平底。口径0.7、深1.25米。坑内填土为黄褐色,土质松软,发现夹砂红陶残片、石器和骨器;东北角居住面被灰坑H85打破。门道宽窄不详,门前略呈斜坡,门道右侧西墙基外有一块较大的三角形砂石(0.5米×0.5米×0.3米)。

2、柱洞,12个,分别见于T015、T017、T020、T023、T024、T027,均发现于褐色淤积土层。圆形,直径0.2-0.6米,内填黄褐色土,土质坚硬;柱芯明显,圆形,内为灰色土,土质松软,直径0.1-0.2米,深0.3-0.4米。

D3,位于T027南部,开口于⑤层下。圆形,壁直,内填黄褐色土,土质坚硬;柱芯明显,圆形,内为灰色土,土质松软。柱洞直径0.12米。D3与D1、D2、D4同在一直线上,间距2.0-3.0米。

3、土灶,2座,编号Z1、Z2,位于F1房内南部。皆圆形,残损严重,仅存底部,内黄外红,内径约0.3米,残壁厚约0.06米,为稻壳和秸秆拌泥盘筑而成,Z1为二次修筑。

4、灰坑,74个,形状有圆形、椭圆形、长方形、不规则形。其中,开口于淡黄铁锈色土层的有11个,分布疏散,坑口较大,打破层位较多;开口于深灰与淡黄交替土层22个,集中分布在西部T028T029和东部T022,坑口较大,打破层位少;开口于褐色淤积土层的灰坑46个,集中分布在西部T028T029T030和东南部T018T024T024探方开口于褐色淤积土层11个灰坑,南北排列为东、西两道,,极似柱洞,但未发现柱芯,与周边四个小柱洞相联系,T024探方内这11个灰坑应为一处地面式房子的柱坑,且与F1东西相对,与F1存在使用和等级上的差异。

a.圆形,40个,除T005T007T008外,余皆有之。坑口较圆,壁或直或斜收,底或平或尖。

H88,位于T029北部,开口于④层下。圆形,口大底小,壁斜直内收,平底。口径0.8,底径0.3,深0.48米。内填灰黑色土,土质松软,无遗物。

b.椭圆形,21个,除T005T006T008T014T015T020T030外,余皆有之。坑口较大,壁直,底平,均较浅。

H78,位于T013中部,开口于⑥层下。坑口椭圆形,坑壁较直,平底,内填灰色土,土质略硬。坑口长径0.64、短径0.54、深0.32米。

c.长方形,7个,见于T004T010T014T018T022。形状为长方形槽状,四角方圆,直壁,平底,多填灰色土,无遗物。

H16,位于T010中东部,开口于⑤层下,平面呈长方形,四壁略外扩,四角方圆,壁直,底近平。内填铁锈色黄土和红烧土颗粒,土质坚硬,无遗物。长1.14、宽0.5、深0.44米。

不规则形,6个,见于T010T004T022T024T017T026。平面呈不规则形,壁不甚直,底部形状不一。

H6,位于T010西南,开口于③层下。平面呈不规则形,壁斜内收,底不平,内填灰色土,土质略硬,无遗物。坑口长0.7、宽0.46、深0.80.88米。

5、沟,1条,编号为G,位于T011T012T030南部,开口于①层下,打破灰坑H124H126H128,在T012东南角被M10打破。该沟为西北东南走向,形制较宽,现长10.5、宽2.5、深0.61.2米。内填暗黄土铁锈色,土质坚硬,遗物较少。发现有夹砂红陶、泥质灰陶、原始瓷残片,大部分为素面,器形有鬲、鼎、豆、钵等。

6、墓葬,3座,开口于深灰与淡黄交替土层,均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方向一致,大小有别。

M4,位于T022西南角,开口于④层下,距地表0.34米。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东西向,墓壁较直,内填黄褐色、灰色、灰黑色土三层,黄褐色厚约1.0米,土质坚硬。东西长1.95、宽0.64、深1.1米。墓内无骨架和随葬品发现。

M9,位于T006中东部,开口于③层下,距地表0.75米。形制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墓向290°,东西长1.65、西宽0.5、东宽0.4、深0.3米。墓壁较直,填黄褐色灰土,土质坚硬,含夹砂红陶碎陶片。骨架腐蚀严重,可辨下肢骨、脊椎痕,头在西,下肢微曲。头部一件残夹砂红陶鬲,位置高至墓口,脚部发现一件石锛,位置略高。

M12,位于T029北隔梁,开口于第④层下,距地表0.8米。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方向265°,东西长1.6、宽0.4、深0.65米。内填黄褐色灰土,土质坚硬,含夹砂红陶残片。骨架腐蚀严重,仅见部分骨痕,头向西。墓口西北角发现1件夹砂红陶残鬲。

(三)下层遗迹,41个,均为灰坑,有圆形、椭圆形、方圆形、梯形、不规则形。主要发现于黄褐斑土层,除T002T006T010T013T014T018T030外,余皆有之,西北部T028T029,东北部T001T007,东南部T026相对集中。

a.圆形,21个。分别见于13个探方,形状较小,壁斜直,底平,皆不深。

H121,位于T029南部,开口于⑥层下。圆形,坑壁斜直坚硬,平底,内填灰色土,土质松软,无遗物。口径0.6、底径0.4、深0.2米。

b.椭圆形,11个,见于5个探方,形状较小,坑壁斜直,平底或斜尖底。

H3,位于T005西部,开口于⑤层下。椭圆形,坑壁斜直坚硬,平底,坑口长径0.8、短径0.55、深0.65米。内填淡灰色土,土质松软,含木炭颗粒。遗物有陶器和石器,陶器为夹砂红陶和泥质黑陶残片,可辨器形为鼎足和罐口沿;石器为1件石锛。

c.方圆形,2个,见于T011T028。近方形,四角纯圆,坑壁直,底平,较浅。

H104,位于T028北部,开口于⑤层下。方圆形,四壁皆直,底平,长0.83、宽0.8、深0.25米。内填灰土和黄土两层,薄,土质坚硬,无遗物。

d.梯形,1个,编号为H84,位于T027西南角和T011东隔梁,开口于T027⑧层下。梯形,长边在南壁,西壁靠南部呈斜坡,东、北、南三壁较直,最深处在东部,坑壁坚硬,呈深褐色。南壁长2.0、北壁长1.4、东西壁长1.8、深0.16-0.4米。坑内填灰黑色土,上部有红烧土块,土质板结,较坚硬。坑内遗物有陶器和石器,陶器为夹砂红褐陶、泥质灰、黑陶,可辨器形有鼎、罐、豆、簋、钵;石器有石网坠、砺石。

e.不规则形,6个,分别见于5个探方,坑壁斜直,底部形状无规则。

H31,位于T001西北角,开口于⑤层下。坑口形状不规则,坑壁斜直坚硬。长0.96、宽0.40.46、深0.280.46米。内填黄褐色土,土质坚硬。坑内发现少量夹砂和红褐色陶碎片,多为素面,器形不可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