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涂县“天子坟”东吴墓考古发掘取得阶段性成果

“天子坟”东吴墓位于当涂县姑孰镇洞阳行政村洞阳自然村姑孰工业园内,314省道北侧约100米处。1988年,马鞍山市人民政府公布其为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为配合马鞍山市鸿翮实业有限公司文化园建设,同时为防止该墓再次被盗掘,经报请国家文物局批准,20151127日开始,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会同马鞍山市文物局、当涂县文物管理所对该墓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迄今发掘面积263平方米,墓道、墓门、甬道、前后室局部轮廓已基本暴露出来,同时在墓门前墓道部位的一个盗洞中已清理出土一些文物,取得阶段性成果。

一、墓葬形制

迄今发掘表明,该墓整体可分为墓坑、墓室、填土、封土四部分。目前墓坑仅墓道和墓室西南局部暴露出来。整个墓室除后室穹窿顶顶部外绝大部分位于墓坑地表平面以下(后室穹窿顶顶部高出墓坑平面约0.66米)。墓室与墓坑边壁之间为填土,墓坑平面以上部分为封土。以下按墓葬建造顺序依次介绍这四个部分。

(一)墓坑

墓坑包括墓道和建造墓室所在空间,已发掘部分墓道长13.5、宽3.7米。从已发掘部分可以判断,整个墓坑基本呈“甲”字形,墓坑方向即墓葬方向为165°(南偏东15°)。

墓门前长方形空间东西长5.8、南北宽1.8米。

(二)墓室

墓室由南往北依次由封门墙、墓门及挡土墙、甬道、前室及左右耳室、后室(耳室位置尚未揭露,据同类墓葬推测,亦可能有左右耳室)构成。整个墓室由专门为建造该墓而烧制的大型精美花纹方砖构筑而成。大多数方砖长39、宽20、厚6厘米,砖上纹饰主要有钱纹、放射线纹、“十” 字形纹等。

封门墙紧贴于墓门外,已暴露部分由下往上用七顺一丁、六顺一丁和十六层顺砖砌筑至顶,厚约0.8米(四层横向砖),基本将墓门券顶以下部分完全封住。

墓门宽大于2.1米。墓门券顶由内而外先用纵向一纵两横起券,外用三顺夹两丁券砌。

挡土墙长5.8、厚0.39米(同砖长)。

墓门与前室之间甬道长3.5米,已暴露部分由下往上均用顺砖起券,厚约0.6米(三层横向砖),券顶顶层砖与墓门顶部外侧第二层券顶砖基本对应,据此判断,甬道内宽与墓门基本相同。

前室为穹窿顶结构,由内纵外横两层砖券筑而成。穹窿顶底部直径约5.12米。从西北已暴露部分看,由下往上用三顺一丁和全部顺砖砌筑到顶,厚约0.59米(内外两层,内层一纵向砖外层一横向砖)。前室四角镶嵌石质牛首,其中东北角牛首保存相对完整,仅两角被砸断,长36、上部宽19、口部宽11.5、高19厘米。西北、东南两角牛首被砸断,西南角尚未暴露。

前后室之间过道长1.4米。后室目前仅揭露出穹窿顶南半部,底部直径约6米,外部已暴露部分用顺砖砌筑到顶。顶部南侧有盗洞(2016DTM1D2),估计整体结构和前室形制、规格及券筑方式大致相同。

据现有墓室暴露部分推测,该墓砖室部分总长(墓门至后室不包括墓道)大于15.5米,前后室(含耳室)总宽度尚不详。

(三)填土

墓坑填土部分目前仅发掘了部分墓道、墓室东、西、南局部,主要由原始黄色及红褐色生土混合而成,层层夯筑填实,夯层厚8-10厘米,夯窝直径7-8厘米。目前尚未见底,估计深度在3左右。

(四)封土

现存封土南北长46、东西宽34.5米,面积近1600平方米,厚达3.1米,分17层,亦主要由生土层层夯筑而成,质地与夯筑方式基本与填土相同。按现有夯层厚度计算,现存封土由近40层夯土构筑而成。如果按原始封土覆斗状、厚4米、底面面积2000平方米、底斜角45°计算,整个封土体积达6688立方米,规模十分庞大。

挡土墙东侧南北向封土剖面显示,封土分前后两次构筑,挡土墙以北即整个墓室上部封土为先期构筑,挡土墙以南即墓门外和墓道部分封土为后期构筑,据此推测填土同样分两次构筑,即墓门以北墓室部分先期填筑,墓道部分后期填筑。即,墓室、墓室外填土及其以上封土部分先期建造完毕,墓主入葬后再密封墓门、填筑墓道并构筑墓道以上部分封土,整个墓葬才最终完成。墓葬整体构建顺序依次为选址—平整土地—挖掘墓坑—建造墓室—填实墓门以北墓室外部墓坑—构筑墓室上部封土—墓主入葬—密封墓门—填筑墓道—构筑墓道上部封土—完成整个墓葬建筑。

在填土、封土中出土了一些新石器时代晚期和周代陶片、如夹砂红陶铲形鼎足、夹沙红陶绳纹鬲足、罐口沿、腹片等,根据国家博物馆和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姑溪河流域所做的专项考古调查,姑溪河流域新石器时代晚期已经有人生产生活,到西周—春秋时期遗址数量骤增。据此分析该墓所在位置原为一处包含新石器时代晚期和周代遗存的遗址。

在封土西北部、北部、前室部位和墓门南侧墓道部位,分别发现不同时期的盗洞,除已知前室部位盗洞(2016DTM1D3)是当地村民在“文革”期间盗掘破坏的以外,其他三处盗洞盗掘时间因在盗洞中未发现相关遗物而无法判断,但墓门前部位的盗洞(2016DTM1D4)底部发现一些精美文物可以推测其时间肯定不是近现代,而是历史上某个时期。

二、出土文物

目前出土文物均发现于墓门前墓道填土中的一个盗洞底部(2016DTM1D4)。目前已整理、编号38/套,包括金、银、铜、琉璃、绿松石等不同质地的文物,做工考究,形制精美。具体有,掐丝桃形金吊坠、十字形金饰、龙形金饰、龙戏金蟾金饰、蝉形金饰、掐丝蟾形金饰、掐丝狮形金饰、金质“飞天”人像、 “大吉”人面形金饰、金叶、柳叶形金片、银质人面兽身像、鎏银辅首、铜质胡人骑兽、龙首形铜饰、琉璃串珠等。

三、墓葬规格及墓主身份推测

从规模看,该墓封土、墓室已超过马鞍山迄今发现最大的宋山东吴墓。

从墓室形制结构看,该墓与已经发现的南京江宁上坊东吴大墓基本相同,亦与河南安阳西高穴曹操高陵相近,墓葬前室石质牛首、覆顶石均与南京江宁上坊东吴大墓所出形制基本相同。

从现有出土文物看,即使是盗洞中遗留下来的少量文物,仍包括金、银、铜、琉璃、绿松石等不同质地,做工考究,造形精美,具有深刻的文化内涵和极高的艺术价值。墓葬内出土一块带字漆皮,文字释读为:“永安三年XXX校尉XXX七寸铁镜合八枚XXXXXXXX尉薛XX……”, “永安三年(公元260年)”纪年文字说明该墓使用年代应在永安三年或永安三年之后不长的时间内。

从对环境的选择看,该墓北距十里长山约2.8(据当地村民介绍,墓葬与十里长山之间原为连绵起伏、形似卧龙的低山丘陵,后因土地平整和工业园区建设等原因而夷为平地)、南距姑溪河约5.6公里,空间开阔,通风、采光条件良好,且西距古丹阳(今当涂县县城)仅约12公里,地理环境、位置十分优越。

“近依十里长山,远眺姑溪碧水,天高地阔,气势恢宏;遥顾牛渚形胜,雄踞丹阳圣土,蟠龙在望,唯我独尊。”这样形容这座东吴大墓的规模和气势似乎并不为过。

根据以上情况,我们推测“天子坟”东吴墓规格极高,墓主身份显赫,基本可以定位为王侯级大墓,不排除史料记载的吴太宗景皇帝孙休墓的可能,但最终确定尚需进一步考古发掘出土文物证据支撑。(吴太宗景皇帝孙休,字子烈,为三国时期吴国的第三位皇帝,吴大帝孙权第六子,永安元年至永安七年(公元258264年)在位,永安七年七月去世,葬于定陵,谥号景皇帝。六朝考古专家罗宗真先生根据《三国志·吴书》、《建康实录》等史料,在《六朝考古》一书中写道:“景帝孙休定陵:永安七年七月癸未卒,十二月葬在当涂县东二十五里,朱皇后合葬。”宋代王象之《舆地纪胜》卷十八《江南东路·太平州·古迹》载:“吴景帝陵在当涂县东二十五里。”明嘉靖十年《太平府志》载:吴景帝陵,县东,地名洞阳。”民国版《太平府志》也记载:“三国吴帝陵,《旧志》载在洞阳,地无考。”)

“天子坟”东吴墓的发掘和重要发现对于我省乃至全国六朝考古学研究具有重要价值。

图一:后室封土剖面(东西向)

图二:封土夯层夯窝局部

图三:发掘现状全景

图四:墓道与墓门现状

图五:甬道现状

图六:甬道及前室现状

图七:后室穹窿顶现状

图八:前室东北角石质牛首西北侧面

图九:掐丝步摇桃形金片

图十:金胜

图十一:龙形金饰

图十二:铜质胡人骑兽

图十三:龙首形铜饰

图十四:蟾戏金龙金饰

图十五:琉璃串珠

图十六:掐丝蟾形金饰

图十七:金质持节羽人

图十八:掐丝辟邪金饰

图十九:金质“飞天”人像(妙音鸟?)

图二十:盗洞内带字漆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