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家滩首次提取出先人尸骨 推测可能属于墓主2007-07-03

2007年07月03日05时03分   来源: 中安在线-安徽商报  

 

凌家滩古遗址第五次发掘

专家还对地层取样研究巢湖地区文明演变 

凌家滩五度发掘成果令人震惊、在临1号探方内除了发现玉璜、玉钺、重达85公斤的玉猪等大量珍贵玉器外,墓葬主人的部分尸骨也成功发掘,这也是凌家滩五度发掘以来首次成功发掘出古人尸骨。另外,为了研究凌家滩先人的生产生活及环境状态,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周昆叔教授陪同北京大学环境学院莫多闻教授再次来到凌家滩考古发掘现场,对这里的地层进行取样研究。

长方形玉器“身份”神秘 

昨日上午,在关闭了手机和相机的状态下,记者被允许进入到封闭的临1号探方。为了防雨被塑料布搭盖起来的探方内闷热潮湿,虽然2台电扇不停旋转,也丝毫不能减少帐篷内的温度。掀开覆盖在玉器上的塑料布,在数量上比几天前多出数倍的玉器让记者眼花缭乱。几日前“崭露头角”的玉钺和玉璜已经被清理干净,其间还夹杂着大大小小的很多玉环和玉珏。玉钺旁边,成摞的玉镯和很多长方形“玉板”一样的玉器,表面还有较密的细条纹。技工刘师傅表示其中不少玉器表面有花纹,至于这种长方形玉器是什么?目前还不太清楚。 

整个墓葬内的玉器品类繁多,有的玉钺表面泛着珠贝一样的光泽,有的玉镯和玉环看起来已经是瓷白色,负责此次发掘的张教授说,他们刚出土时并不是通体洁白透明,因为暴露在空气中逐步氧化变成现在的颜色。记者提起几日前看到的碧绿色玉斧,张教授告诉记者,其实那枚玉斧虽然是碧绿色,但并不是翡翠,而是一种颜色相近的玉石。

首次成功提取出先人尸骨

这么多玉器堆积在墓葬中,记者看起来觉得相当凌乱,但在张教授和考古队员们眼中,这些玉器的摆放是很有规则的,古人祭祀陪葬用品绝不可能随意摆放,这其中的规律就有待考古专家们的深入研究。 

这些玉器的出土,再次证明了墓主人尊贵的地位,那么,如此尊贵的墓主人有没有在这个墓葬区里留下尸骸呢?一名考古队员告诉记者,他们在这里发现了牙齿等尸骨,推测应该是墓主人的,已经清理收藏起来。考古人员说,虽然前四次发掘中曾发现一段15公分左右的墓主腿骨,但因为年代久远一碰就碎,没能成功取出。此次是五次发掘以来首次成功提取出尸骨。另外,虽然目前没有发现棺椁遗迹,但是考古人员推测根据凌家滩时代的文明程度,如此高规格的墓葬主人不太可能是尸骨直接入土填埋。 

巢湖地区汉代后为何萧条? 

昨日,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周昆叔教授陪同北京大学环境学院莫多闻教授再次来到凌家滩考古发掘现场,在对凌家滩地层划分作了详细研究、肯定了凌家滩是中国南方地质地层和文化地层结合最好的遗址后,开始对凌家滩的地层取样研究。 

在昨天的考古现场,周教授告诉记者,自从上次看过凌家滩的地层结构后,他便认为这里的地层是中国南方地质地层和文化地层结合最好的遗址,为了证实这一点,此次他特地陪同北京大学环境学院的莫教授来到凌家滩。在对遗址地层仔细研究后,两位教授都认为凌家滩表现出来的部分地层特征同中国北方的基本一致,汉代以后的地层状况较稳定,但是5000年前到3000年前的地层却缺失,至于缺失原因还有待考证。

考古专家告诉记者,他们此行的目的就是想通过采集凌家滩地层的土壤样本,经过科学分析来推测出凌家滩在各个历史年代大致的环境特征。“因为人类活动与环境是相互影响的,通过此方法可推断出当时人类的生产生活情况。”考古专家说。在以往的考古发掘中,考古学家们发现,巢湖地区在汉代以前还是非常繁华的,汉代以后出现过人口减少的萧条阶段,是战乱还是自然环境原因?通过对标本土壤的科学分析可能得到启示。两教授昨天对两个文化层分层较清楚的探方进行了地层取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