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双墩1号墓”文物破损严重暂缓提取(图)2008-06-17 14:18

 


  “双墩1号墓”暂缓提取文物 

  专家表示,主墓室的发掘将继续进行,棺、椁之间会有一些随葬品

  6月15日,来自省内外的考古专家开始对蚌埠双墩1号墓中的文物进行提取。昨日上午,记者再次驱车赶赴发掘现场,并进入9米深的墓底。考古队队长阚绪杭教授向记者透露:“我们将暂缓提取剩下的文物……”

  破碎陶器依旧鲜艳

  昨日上午,在考古人员的允许下,记者第一次来到墓底。在主墓室南侧,是一个陪葬坑、器物坑以及食物坑。

在陪葬坑内,火红色的破碎陶器首先映入眼帘。“火红色是陶器的釉,你看它还保存得像刚制成的一样。”阚绪杭教授向记者介绍:“我们还发现了‘鸣金收兵’的‘金’,这些都是手握重兵的人才配拥有的宝器。” 

  记者发现,器物坑内大部分文物还半埋在泥土中,剑、戈、戟、铜箭镞、车马器,甚至是作为国家“权杖”的青铜鼎,都等待考古人员的提取。

  骨骸将整体装箱

  10具人殉骨骸仍然静静地躺在各自的墓坑里。阚教授指着墓主人南侧的陪葬坑说:“在她的头侧发现了修眉刀,同时也发现了簪饰品。”记者发现,这具陪葬坑里的骨骼“身材高挑”,大概1米64左右,头盖骨附近的簪饰品仍然在原地,没有移动一分。

  阚教授说:“我们准备用箱子将这些骨骼整体装起来,原封不动地搬到实验室。”

  文物提取将暂停

  考古专家们对陪葬器物、人殉骨骼十分重视,而且文物的修复也很急迫,但从6月15日提取文物至今,大部分文物仍然待在墓中。阚教授告诉记者,目前将暂缓提取墓中的文物,因为很多文物破损严重,有些甚至与泥土粘在一起,“比如这些色彩鲜艳的陶器已经破损,如果没有高级的技术,直接用铲子提取的话,这些陶器破损会更为严重,甚至无法修复。”

  为了能让墓坑中的文物能够复原如初,专家们在6月15日提取了编钟等部分文物后,基本上停止了文物提取。“提取文物是要最大限度保存文物的信息,因此我们提取时准备将这些文物连同泥块一起整体提取出来。但必须有特殊的材料。”

  因此,阚教授等人目前做一些文物加固工作的同时,已开始着手从国外购买考古专用的高级药水,“这些药水可以让土块变硬,加固破碎的文物,让我们更容易将文物整体提取出来,好搬迁至实验室内进行修复。”

  继续发掘主墓室

  虽然文物专家已经暂停了对剩余文物的提取,但记者注意到,墓底的挖掘工作仍在进行。几个考古专家正仔细地在主墓室铲土,原先的主墓室又进一步扩大了。

  “工作人员正在发掘主墓室的‘椁’。”阚教授告诉记者:“我们下一步将继续发掘主墓室,因为在棺与椁间肯定还有一些随葬品,也许还会有新的惊喜出现。”

  阚教授向记者透露,由于提取文物的工作暂缓,以及还要清理主墓室,所以此次双墩古墓的发掘什么时候能够结束,还是一个未知数。

  本报记者 向凯 刘中礼李勇 安雨 摄影报道

  专家解读蚌埠双墩墓之谜

  自蚌埠双墩1号墓发掘以来,省文化厅副厅长李修松数次赶赴现场考察,并收集了有关该墓的大量史料。李修松认为,双墩墓出现的种种谜团将改写中国墓葬考古史的很多观点。在他的分析过程里,一个春秋古国被还原出来:它处在大国的包围之中,但又顽强地保持了自己的文化。

  封土堆在我省不罕见

  李修松介绍,在发掘初期,打洛阳铲的师傅就探到了陶器、铜锈以及类似朱砂的物质,而朱砂在战国时期的墓葬中被普遍使用。李修松当时就认为应该是战国前后的墓。但一个疑团随之出现:双墩有近9米高的封土。众所周知,封土制度是汉代以后才开始兴盛,春秋战国时期的古墓一般都没有封土。如果双墩是春秋战国时期的古墓,那么这么巨大的封土堆从何而来?

  李修松经过多方查阅蚌埠双墩村的史料,很快发现在春秋战国时期,靠双墩村最近的是处于吴、楚强国之间的钟离国。

  “钟离国以‘赢’为姓。由于钟离国处在当时吴国和楚国的交界处,钟离国很长时间是受吴国控制,吴国的文化肯定会对其产生影响。此前的一段时间钟离国也受到楚国的控制,楚国文化也会对其产生辐射。”李修松说,墓葬中发现的随葬品就证明了这一点,比如古墓发现的印纹陶就是吴国文化的典型特征,同时其中的编钟、石磬就是楚国文化的特征。

  “春秋时期的吴国墓葬已经用封土制度了。春秋时期的土墩墓葬在我省并不少见,繁昌县和南陵县交界的春秋土墩墓群就有百座土墩墓,并已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当地就曾是吴国地界。因此当时的钟离国的葬俗受吴国影响很正常,双墩古墓呈现土墩特征就不足为奇了。当然,这是我的个人观点。”李修松说。

  是谁建造了这座古墓?

  随着发掘的进一步展开,蚌埠双墩1号墓被初步判定为是春秋中后期的大墓。

  “在我省的春秋时期古墓的规模都不大,双墩古墓是我见过的最大的春秋古墓。”李修松告诉记者:“当我们把古墓的封土取掉后,古墓就展现出了一系列奇特的现象。首先,古墓的封土就由不同颜色的土组合而成;封土下面就出现了直径为60米的圆形白土层,在高空向下俯瞰,白土层简直像一抹玉璧;‘玉璧’下面就是一个类似太阳的圆形辐射层;辐射层下面就是用数千土偶堆成的土偶层;再加上考古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圆形墓葬制……”

  面对这些奇特的现象,在考古现场的李修松经过初步分析,他认为:“这一系列奇特的现象可能是反映当时东夷人的宇宙观。”东夷人的一支徐淮夷人在淮河流域一带生活,春秋时期徐淮夷人在双墩古墓的附近建立了钟离国。他表示双墩古墓极有可能与钟离国息息相关。

  推测出双墩古墓与徐淮夷人建立的古国有关,该古国的一个远古谱系开始慢慢形成。李修松分析道:“春秋时期,山东、安徽北部以及江苏一带,都是‘东夷’的活动区域;淮河流域是徐淮夷的活动范围,钟离国也属于徐淮夷的部族之一。”东夷的各个部族之间都以太阳为图腾,他们认为自己的祖先是少昊,而少昊就是太阳神。

  李修松告诉记者,直径为60米的圆形白土层,似太阳一样布置的辐射层,圆形墓葬似乎处处与太阳崇拜有关。墓的形状可能代表苍穹;直径60米的白土层可能象征天;分布不均匀的土偶可能代表日月星辰,墓主希望死后能够升天。如果在以后的发掘中,出土的文物能够证明与钟离国有关,那么一个史书里很少被提及的春秋古国将会浮现出来。

  在夹缝中生存的钟离国

  这个神秘的春秋古国,经过李修松的分析,慢慢被复原了。这个处在吴楚两个大国的夹缝中的小国家,既吸收了大国的一些文化,但却顽强地保持着自己的风格。比如墓葬为土封,但又保存了自己特有的圆形形制。或许该墓的主人长眠后,他的臣民有一个信念:相信墓主就是少昊的化身,臣民们举倾国之力建了这个墓,墓里布局坚持他们国家的太阳崇拜观点和宇宙观点。

  李修松盼望早日确定墓主的身份,“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早日发现该墓的一些铭文,以确定墓主人的真实身份,以证实我的判断。”

  李修松告诉记者:“双墩墓为目前的考古学界带来了一系列的谜团,为考古学研究拓展了新的视野;考古学界里一些惯常的观念被打破了。同时,双墩墓显然属于徐淮夷文化的范畴,而反映徐淮夷史料很少见,所以1号墓的发掘将为研究徐淮夷历史提供十分珍贵的资料。此外,双墩墓还为研究吴楚争霸以及春秋中后期江淮一带的历史提供了十分难得的材料。” 记者 向凯 刘中礼 李勇安雨/摄影报道